今天一大早

2020-02-13 23:30

余松乐是长沙县人,今年46岁,为了赚钱养家,他和好友组成“游击队”,在城市各个工地项目奔波。最近,余松乐和罗旭等3人在雨花区新海悦酒店接了个业务,更换所有的外墙窗户。

他称,“我们干这行十多年了,当时并没有系安全绳,窗户是全铝合金的,也没有地方系。”记者随后赶到现场,酒店东面的水泥地上有一摊血迹,余松乐已经被送往殡仪馆。

罗新艳说,“他们已经在此工作七八天了,200块钱一天,今天工期都收尾了。现在出事了也一直联系不到酒店方。”

高空换窗丢命,“蜘蛛人”群体却仍靠“爬墙”维生;上班挤公交要花2小时,小区居民急盼公交加线。三伏天,长沙烈日下,为生活奔命的人群,有悲欢,有期待。或者明天,生活会更有安全感和更从容不迫。

今天一大早,3人便开始高空作业,“今天换东面最后的几扇窗户,没想到出了事。”工友罗旭告诉记者,9点多,余松乐在拆除窗户玻璃时,“突然传来砰的一声,看到余松乐躺在一楼的水泥地上,周围都是血。”

记者随后联系了酒店大堂经理,该经理表示,警方已经介入调查,需等待调查结果。目前,家属、包工头和酒店方已经开始协商善后事宜。 ■记者 曾韧 实习生 聂书鹏

今天早上9点多,长沙市雨花区新海悦酒店三楼,余松乐在更换外墙窗户时坠亡。工友称,“当时他没有系安全绳,并且已连续多天高温作业。”

事发后,余松乐的爱人,在星沙一酒店做保洁工作的罗新艳接到工友的通知,丢下工作就往事发地赶,他们的女儿也从家里赶了过来,然而她们仍没来得及在现场见死者一面。